新手礼包

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附身曹丕 > 第004章 兄弟联手,卞氏教子
    曹丕觉得,这一世他没办法跟历史上的曹丕那样,才情纵横,没办法笼络世家的人心,那么曹丕想要成为魏文帝,就不得不走武将、军功的路线。

    当然,这样一来,以后曹丕死后的谥号,就不是魏文帝,而是魏武帝。那么,曹操也要从魏武帝改成魏高祖。

    现在计较这些还言之尚早,但曹丕确定武将路线,这必须要早早规划,提前做好准备。

    前三国人才辈出,猛将如云,但真正顶尖的就那么多。

    一吕二赵三典韦四关五马六张飞,其中曹丕有能力获得的就一个典韦,这还是从老爹曹操手里,先一步抢下来。

    实际上典韦死的太憋屈了,而且生前在曹军中起到的作用并不大。

    简而言之,反正曹操没对典韦善加利用,那么曹丕将典韦拿到手,即便是当保镖用,那至少也比历史上的典韦强。

    典韦是曹丕势在必得的。

    不过,在跟随曹昂前往陈留之前,曹丕也不得不去见一下他的母亲——卞夫人。

    卞夫人是曹操的小妾,是曹操明媒正娶丁夫人之后,纳的小妾。

    一定程度上讲,卞夫人只是一个生娃工具人。

    因为丁夫人进门好几年,一无所出。原本曹操还有个刘夫人,现在刘夫人死了,丁夫人肚子里又没动静,为了开枝散叶,曹操必须要纳其他小妾。

    卞夫人就是这样上位的。

    而且卞夫人也确实争气,其他小妾要么肚子里没动静,要么就生了女儿。

    卞夫人第一胎就是儿子,而且现在又怀上了。

    曹丕掐指一算,这不就是我愚蠢的欧豆豆吗?

    对曹丕来说,防患于未然最好的方法是现在给卞夫人一副堕胎药。

    可很显然,曹丕没有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

    再者说,安排弟弟曹植,让这个天下才有一石,曹子建独占八斗的弟弟辅佐自己称帝,这不好吗?

    如果曹植不是被曹操扶植起来跟曹丕打擂,或许曹植会是一个很好的弟弟。

    曹丕很期待,这一世能够兄弟联手,甚至是三兄弟联手。

    曹丕左膀右臂是曹植、曹彰,那么或许即便对上曹昂和曹冲,曹丕都有几分胜算。

    当然了,除却这些原因,最大的原因还是卞夫人是一位伟大的女人,一位伟大的母亲。

    为人子,曹丕不忍伤害卞夫人。

    卞夫人出身卑微,不过是一歌姬。

    不过在祸事来临的时候,谁也想不到这个女人会如此坚韧,如此强大。

    孟德献刀之后,曹操事情败露,孤身逃亡,曹操都差点被中牟县令陈宫逮捕归案,那么被曹操抛下,留在洛阳的曹操一家又当如何?

    在曹操逃跑没多久,外面就传来消息,曹操已经死在外面。

    或许也是这个流言,董卓并没有直接派人将曹操一家杀戮干净。

    可曹家人人自危,门客仆从不断逃跑。

    这个时候,丁夫人还没出来主事,卞夫人却挺身而出,安抚众人,随后在门客的帮助下,终于是带着全家人逃出洛阳。

    正是因此,曹操跟家人团聚之后,对卞夫人刮目相看,敬爱有加。

    实际上吧,历史上的曹丕小心眼,也有可能是受到原生家庭的影响。

    曹丕刚生出来的时候,时局动荡,从小曹丕就要提心吊胆,避免遭遇杀身之祸。

    而曹丕的母亲虽然得到曹操的疼爱,但丁夫人却一直对卞夫人没什么好脸色看。

    曹丕从小也就成了受气包,在曹家没什么地位。

    直到卞夫人成为正妻,曹丕才扬眉吐气,从小这段经历,跟曹丕的性格也相似,夺嫡成功之前不断隐忍,成功之后就各种肆意妄为,滥杀功臣。

    当然,曹丕有才,有能,有雄心壮志,就是死的早了一点。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

    有了历史上的曹丕做借鉴,如今的曹丕,已经明白自己该如何做好皇帝了!

    先从当孝子,当贤兄开始!

    曹丕要好生伺候卞夫人,期待卞夫人多生几个文韬武略的儿子出来,到时候帮助曹丕成就大业。

    曹丕得到卞夫人的欢心,到时候有老妈镇压,曹植、曹彰等人就算有野心,又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要知道,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生物!

    ……

    “阿母。”曹丕先行向卞夫人见礼。

    卞夫人安坐榻上,身形慵懒,见到曹丕之后,眉眼舒张开来,亲切道:“午后不见我儿,我也甚是忧虑,不知我儿此前去了何处?”

    “禀告阿母,此前我寻大兄商议要事,父亲领兵在外,我心忧虑,故欲前往陈留借兵。大兄亦然也,今我与大兄欲同去陈留,还请阿母成全。”

    曹丕稍微将陈留借兵之事告知给卞夫人听,卞夫人闻此,倒是没有奇怪曹丕人小鬼大,而是稍微有些拾遗补缺之事。

    “可曾请教主母?”

    卞夫人严守妇道、门规,非常注意长幼尊卑。

    曹丕能够跟曹昂玩到一块去,这一点卞夫人非但不反对,还很开心。

    但陈留借兵不是小事,曹昂曹丕两兄弟趋百里求援,必须得到曹家主母丁夫人的同意才行。

    “夫人已经同意。”

    “既然如此,我也不拦你,不过这些衣裳你需得带上,记住,一路上要听你大兄的话,不可擅作主张,招致祸端。”

    卞夫人起身帮曹丕整理出一堆衣裳,并且又好生对曹丕叮嘱一番,希望曹丕能够辅佐兄长曹昂,此行能顺利从陈留借兵得返。

    卞夫人帮曹丕收拾好行李,可行李对幼小的曹丕来说还有点重。

    卞夫人放心不下,还是多派了一个健妇随行照顾曹丕。曹丕没有拒绝,对此欣然接受。

    告别卞夫人之后,曹丕很快跟曹昂汇合。

    曹昂随行也带着人,而且不止一个,是家中仆从,都是男的,年龄跟曹昂差不多,是丁夫人给曹昂配备的心腹。

    再往后,曹昂带着曹丕重新找到史涣,这时史涣已经调度好了兵马。

    不过此前准备是走陆路,如今听说要走水路,那么就要换一批人员。

    走水路要开船,开船可不是什么人都会的。此外,走水路的将士主要以弓箭手为主。

    弓箭手不是说会拉弓的就行,没点命中率还是不行的。

    走陆路则以长枪兵,刀盾手为主。

    不过好在,三河子弟弓马娴熟,是天生的骑兵种子。

    曹操在河内招募的将士,大多自幼就会骑马射箭,当然坐船射箭也差不多,故而史涣重新调度将士,也不麻烦。

    人员齐备之后,曹丕跟着曹昂登上楼船,曹丕一行人总共五艘船,其中三艘楼船,两艘艨艟,一起驶入黄河,溯流而上,准备先前往荥阳,再从荥阳入鸿沟,前往陈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