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礼包

    丁言转头看向了史今问道:“我记得你应该在综合训练基地呢吧!”

    “去年就掉过来了,在团里任职技术顾问!”史今隐晦的瞥了一眼高城说到。

    丁言笑呵呵的点点头,知道了这是高城的手段。

    “别不知足啊!过两年总工就退下来了,我这是提前给你小子铺路呢!”高城有些傲娇的说到。

    “是!是!是!我知道营长都是为了我好,感谢您的这一番苦心!来!敬您一杯!”史今连忙应和着说到,举起了手中的酒,再说下去,高城后面肯定不会是什么好话了,这么多年的相处,史今早就了解了高城这个人。

    “不对啊?小帅呢?他本身就是干部啊?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丁言忽然想到了钢七连第五千名的马小帅,疑惑的问道。

    “。。。两年前,执行公务,不下心受伤摔断了腿,转业了!”高城三人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史今轻轻的给丁言解释到。

    “槽!”丁言狠狠的咒骂一声,抬起头干了一杯酒。

    “来!高兴一点,丁言能回来一趟不容易,走一个!”高城看着三人又消沉了下去,提起精神,面带微笑的大声说道,丁言三人再一次的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接下来,四人就在推杯换盏中喝的酩酊大醉,丁言的心情很不好受,所以这次完全没有控制自己,一杯一杯的灌进了肚子里。

    第二天。

    高城开着车,拉着丁言、史今、伍六一三人向着原钢七连的营区赶去。

    “营长,教导员可是说了让你今天早些回去啊!”伍六一在后面提醒到。

    “知道了!”高城的声音透露了一丝不耐烦,在他看来,这个师侦营的教导员简直太啰嗦了,都处了两年了,高城和他对决了N次,结果每次都被对方口若悬河的击败。

    “教导员?这么厉害吗?”丁言疑惑的问道。

    “哎!丁言,我跟你说道,这个教导员啊,据说是营长的老爹特意找的一个人才,专门来辅助营长的,那也是一个有本事的人,可谁知道两个人根本尿不到一个壶里,这不。。。”伍六一笑着解释道。

    “六一,少说两句没人把你当哑巴啊!”前面的高城看了一眼后视镜,语带威胁的说到。

    “行行行!我不说了!”伍六一连忙笑着应到。

    可接下来,后面的丁言和伍六一两人的脑袋就凑到了一起,伍六一开始和丁言讲述高城和教导员相爱相杀的故事,高城听着后面不时传出的轻笑声,苦笑着摇摇头,但也没有在多说什么,在他心里,丁言不是外人,知道了也没什么。

    高城把车直接就开进了营区里,停到了训练场的外面。

    “下车!”

    四人纷纷下车。

    看着熟悉的环境,几个人的心里忽然又涌出了伤感的情绪。

    “这里!一辈子都忘不掉!”高城的扫视了一眼营区,对着三人说到。

    “忘不掉!不能忘,也不敢忘!”丁言三人看着高城,认真的说到。

    “走!溜达溜达!”高城带头向前走去,丁言三人连忙跟上。

    “钢七连,从这里开始,又从这里结束,时至今日,人去楼空啊~”高城的声音里带上了颤抖。

    “营长。。。”史今张嘴就要劝慰。

    “叫连长!”高城回头盯着史今,眼睛已经通红。

    “是!连长!”史今高声回应。

    “嗯!”高城点点头,不再说话,四个人顺着操场上溜达了起来。

    “这里的人呢?”丁言感觉气氛很是沉闷,抬头四顾发现了异常。

    “昨天他们去野外训练了,要今晚才回来!”高城的声音准确的传到了丁言的耳朵里。

    “哦!”丁言明白了,这是高城动的手脚,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巧合的正好赶上营区没人的时候。

    四人走到了障碍训练场,高城直接坐到了矮墙上,指了指旁边的位置,丁言三人会意的挨着坐了上去。

    “有机会,有机会的话,如果你们有机会了,将钢七连再一次重建起来!”高城看着宿舍楼的方向,淡淡的说到。

    “钢七连的历史不应该就这样结束!”丁言的语气略带颤抖的说到,整个身体似乎都在微微颤抖着。

    “没错!钢七连不能这样湮灭!”伍六一的双拳紧握,青筋暴起,语气低沉的说到。

    “对!”史今只是狠狠的点了一下头。

    “我,高城,钢七连第四千七百三十三名!”突然,高城抬起头,向着天空呐喊到。

    “我,史今,钢七连第四千八百一十一名!”接着,史今也跟着抬起头呐喊。

    “我,伍六一,钢七连第四千九百名!”伍六一声嘶力竭的声音紧随其后。

    “我,丁言,钢七连第四千九百五十一名!”丁言红着眼睛,望着天空,也是用尽全力嘶吼,似乎天空上飘扬着钢七连的军旗,眼神神圣而又庄重。

    丁言知道这一刻的呐喊是什么意思,这是四人心照不宣的誓言,在未来的某一天,如果谁有能力,谁就将钢七连再次重建,让那两杆军旗再一次面世,让钢七连的精神再一次树立传承。

    “一声霹雳一把剑,一群猛虎钢七连。钢铁的意志钢铁汉,铁血卫国保家园。杀声吓破敌人胆,百战百胜美名传。攻必克,守必坚,踏敌尸骨唱凯旋。”

    四个人,四张嘴,很是默契的同时开口,大声的念出了钢七连的军歌,虽然仅是四人,但气势犹在,有昭一日虎归山,定要血染半边天!

    更何况,钢七连从来都是一群猛虎,那些钢七连的革命先辈都在看着他们,虽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但是精神尚在,传承尚在,军魂尚在。四人相信,未来,钢七连又会在一个地方升起“装甲之虎钢七连”和“浴血先锋钢七连”的军旗。

    “集合!”高城跳下矮墙喊道,四个人同时跑到了训练场上。

    “稍息,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报数!”高城站在一边,史今站在丁言和伍六一的面前整理队伍。

    “1!”伍六一甩头喊道。

    “2!”丁言冲着前方高声喊道。

    “稍息!立正~!”接着,史今转体面向高城,开始报告:“连长同志!钢七连集合完毕,应到4人,实到4人,请指示!”史今的眼角开始滑落一滴眼泪,但是仍然气势不减的向着高城报告。

    “稍息!”两人敬礼后,高城下到指令。

    “是!”再一次敬礼完毕,史今转体面向丁言和伍六一:“稍息!”然后自行到排头看齐后稍息。

    “钢七连有五千人,其中一千一百零四人,为国捐躯!钢七连建连至今六十三年,番号几经改变,一共有五千人,成为钢七连的一员。”高城面对着三人开始讲述钢七连的历史事迹。

    丁言、史今、伍六一,站着最标准的军姿,身躯挺拔,神情庄重而又严肃,眼角滴下的泪水无人去擦拭,任由它滑下脸颊。

    “有的连因为某位战斗英雄而骄傲,有的连因为出了将军而骄傲,钢七连的骄傲是军人中最神圣的一种!钢七连因为上百次战役中战死沙场的英烈而骄傲!我们必须记住那些在六十三年连史中牺牲的前辈!”说到这里,高城的泪水开始大滴的涌出,但是声音依然饱含着无限的热情,因为,这是所有钢七连战士心目中最神圣的一刻。

    “抗美援朝时,钢七连几乎全连阵亡被取消番号,被全连人掩护的三名列兵却九死一生地归来。他们带回一百零七名烈士的遗愿,在这三个平均年龄十七岁的年轻人身上重建钢七连!从此以后钢七连就永远和我们的烈士活在一起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是活在烈士的希望与荣誉之间的!我们是记载着前辈功绩的部队,我们也是战斗的部队!”

    高城继续诉说着,丁言仿佛看到了那一个个革命先辈带着钢七连军旗冲锋的那一刻,鲜血、牺牲、责任、荣誉等等!再一次在丁言的眼前划过。

    高城的声音陡然高昂了起来:“所以,请你们,也请我自己,记住此时此刻,在未来的某一天,重现钢七连的荣耀!”

    “钢七连!钢七连!钢七连!”四人张开嘴巴,同时声嘶力竭的高呼,这一次,是在向那些钢七连的革命先辈立誓,让钢七连革命先辈的英魂能够听到后辈钢七连人员的呐喊,让他们放心,钢七连永远存在着!

    。。。。。。

    接下来的四天,丁言和高城、史今、伍六一等人时常凑到一起,当然,没什么特殊的事情,仅仅只是众人知道,丁言还要再一次离开,下一次在相聚,不知何年何月了,所以,几个人整天的欢声笑语,将一切的负面情绪全都压了下去。

    唐州市机场。

    丁言站在安检通道里面,向着外面的高城、史今、伍六一挥手拜拜,这一别,再次相聚,将更加的不容易。

    丁言收拾好心情,坐上了赶回东海市的飞机,仅仅几天,丁言的心里就出现了一个一生都要为之奋斗的目标,除非某一个人先他一步完成,否则,他会一直坚定不移的走下去,只为了完成重建钢七连的夙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