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礼包

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我有一身被动技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我竟然这么强?(十更求首订!)
    内院,不知名的僻静小树林。

    “宝贝儿,你就消消气嘛!”

    “我真的不是故意放你的鸽子,下午真的有任务……对啊,就出去追杀那个敌人啊!”

    “没、没追到……”

    赵西东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都怪那可恶的徐小受,要不是他,哪有这么多屁事!

    他一把搂过面前娇俏女人。

    “我这不是补回来了么,你看这夜色多美,晚上幽会比下午幽会好多了呢!”

    “我真的没有去找别的女人,我的心里,只有你!”

    “别生气了好啵?”

    他深情地望着对方,英俊的面庞上,眸子中映有逐渐消气了的佳人。

    “好,我发誓!”

    一根手指头抵在了他嘴唇上,娇柔之音响起,“不要!”

    赵西东摇摇头,轻轻将她的手指拨开,深情款款道:“我就要~”

    这么好的机会,岂能不把握?

    “嗯~嗯!”女子小拳头捂着下巴,发出一道羞怯鼻音,似乎已经明了他要说什么。

    赵西东竖起三根手指,目光不曾从佳人身上挪开,声情并茂道:“我赵西东发誓,这一生只爱咪咪宝贝一人,若此言有虚,天打雷劈!”

    轰!

    虚空一声炸响,一道白光一闪而逝。

    赵西东:???

    “这……你……”女子不可置信地望着他,纤手捂住心口,蹭蹭后退,最终掩面而逃。

    “宝贝儿,你快回来,这不是闪电,这是剑气啊!”赵西东撕心裂肺。

    然而佳人已走,不再回眸。

    “是先天剑气啊……”

    赵西东一颗心都裂了,他怒指青冥,咆哮道:“苏浅浅,第六个了,断人情路,你不得好死!”

    语罢,他飞身而去,竟也不是女子跑掉的方向,而是剑气飞起的源头。

    小树林不远处,女子小跑了半天,已然放慢了速度却依旧没人追来,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仰头望天,冷冷月光挥洒,两行清泪就这般淌下。

    “终究,还是我一个人扛下了所有……”

    ……

    今夜星光满满,还是有不少小情侣、小贵族穿行于内院之中的。

    徐小受一剑惊穿夜色,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风云交汇。

    周围隐隐有人摸过来了。

    袁投眼珠子左右一动,心中有些焦急。

    他见势不妙,有心出手终结徐小受,然而看到断了一臂的朝术结印,顿时按耐住了心下冲动。

    这个印记,有些熟悉……

    “冰室浩劫?!”他心下震骇。

    这可是三十三人竞选中,为数不多失手杀过人的一式灵技啊!

    袁投不知道冰晶结界里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看到朝术被逼成这样,内心已经对徐小受有了丝微敬佩。

    “假以时日,必是个人物啊,可惜了……”

    ……

    咔咔——

    徐小受再次感觉到强烈的恶心。

    这家伙简直就是麦芽糖本糖,好好的冰系能力,竟然能玩得如此恶心,他的行动完全被限制住了。

    周身是直径有十数丈的大冰块,却随着结印快速凝结,化成一个一人高的球形冰之囚笼,将徐小受困拢其中。

    “冰室浩劫!”朝术狰狞着脸,一声低喝。

    囚笼缓缓浮空,将徐小受凭空吊起,再这之后,外头密密麻麻出现了数十把尖锐冰枪。

    徐小受眼神都不好了,这枪尖所指方向,便是自己,接下来要发生什么,用脚指头想想都能知道!

    “给我解开啊!”

    方才为了痛苦而大胆吞咽入肚的压缩火种,此时反而成了他的救命稻草,有这东西悬浮气海,竟将外头寒气抗拒一二。

    但也仅仅只是一二,他还是没能阻止冰霜逐渐迟缓他的行动!

    且这火种虽然出自同源,但一个不慎炸开,就是身死道消的结果。

    “来不及了,这家伙的强控太恶心了!”

    徐小受猛地握拳,“锋利之光”均匀布满全身。

    “敕!”

    朝术一声咆哮,三十六把玄凝冰枪交错穿刺,瞬间将徐小受捅成了马蜂窝。

    “嗤嗤嗤嗤嗤……”

    鲜血迸射,看得外面观战的袁投头皮发麻。

    就这东西,当时三十三人竞选之时,生生将对手穿刺而亡。

    前后不过几息时间,对手连开口认输都做不到,当场去世!

    已经有围观群众摸来了,本以为是小打小闹的他们,看到虚空这一幕,一个个惊呆了。

    “卧槽,这这这……快来人呐,好他妈劲爆啊!”

    “不要命了这是,比早上苏浅浅‘一剑断黑鲨’还会玩,真干起来了?有种!”

    “那个独臂是朝术吗?我的天,他惹了谁,竟然被打成这样!”

    “惹了谁?你看清好吗,那是‘冰室浩劫’,惹他的人估计已经没命了,这家伙在鞭尸!”

    “菲菲别看,女孩子家家的,不能看这些。”

    “怎么可能,这么劲爆,不看血妈亏!”

    “???”

    “不是……人家是说不看亏大了啦,讨厌~”

    “受到攻击,被动值,+108。

    “受到攻击,被动值,+108。

    “受到担忧,被动值,+14

    “受到哀悼,被动值,+6。

    “……”

    徐小受有些惊诧,别看他表面被怼成了个血人,但这冰枪的伤害,说实话,完全比不上方才那波“冰龙吐口水”。

    先天肉身是第一道防御,能够卸力大半;

    “锋利之光”是第二道防御,为他镀上一层铁皮;

    “反震”是第三道防御,拒绝所有冰枪的直接贯穿,避免了一击必杀;

    “生生不息”是第四道防御,不间断地恢复伤势……

    “我竟然这么强?”

    徐小受这才意识到,除了类似方才那种寒意渗透能伤到自己,这些看似强大的物理伤害,对上自己已然如同挠痒……

    不堪一击!

    默默奉献的第五防线“元气满满”已经将他的灵元恢复了一半多,他双手又溜出两颗压缩火种,熔断了固定住自己手臂的冰柱。

    捂住裆部,徐小受的语气带着不屑:

    “就这?”

    朝术气得整个人都在颤抖,却已然无可奈何。

    他没灵元了!

    方才一波本该锁定战局的“冰龙吐息”,已然将他抽干,能再用出“冰室浩劫”,已经很不错了。

    结果最大的杀招竟然完全派不上用场,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家伙真的只是一个先天肉身?

    袁投误我!

    冰枪的威力逐渐减弱,已经快要连肌肤都刺不入了,徐小受逐渐恢复了行动。

    “咔嗒嗒!”

    他扭动脖子,眸子狭成野兽之瞳,声音猛地压低:“该我了!”

    所有人震惊地看着这家伙抽出一个比人还高的大浴缸,猛地轰在“冰之囚笼”上!

    嘭!

    一击,冰屑乱飞!

    徐小兽……破笼而出!

    朝术艰难地吞咽了下唾沫,他感觉危机降临,下意识望向袁投,虽然不曾说出口,但那目中的意味很明显:救我!

    咻!

    徐小受根本不给所有人反应时间,小浴缸抛飞而出,朝术见状立马回头,迅速吞下一颗丹药想要闪身避开。

    刷!

    一道冲天剑气从他身上迸发,仅仅一瞬便消失,却刚好将他卡住。

    这一式,偷师蒙面人强控九大元老。

    “万物皆剑”的“人即是剑”徐小受本就悟得差不多了,更是在木子汐、莫沫等人身上试验过,只差临门一脚……

    而那一夜,蒙面人生生给他开了窍!

    一鼎之力,直接将半个朝术轰向天边,众人惊叹之际,能够看到隐藏在浴缸下方,速度更甚一分的黑剑已经逆转而回……

    瞬间刺透朝术,更是将之带到了徐小受面前!

    观战的袁投瞳孔一缩,终于立不住了。

    “住手!”

    “住手!”

    第二声“住手”,是在极远方处传来的,听声音似乎有人暴掠而至。

    朝术慌了,他已经被杀得心神奔溃,根本顾不得黑剑刺穿他的痛楚,悚然道:“内院不能杀人!”

    徐小受笑了。

    他回之以“呵呵”,对战局之外的两声叫喝充耳不闻。

    手打在虚空,两颗压缩火种挪至指尖,再小心翼翼地将气海上的那一颗调出。

    现阶段最强爆发:三指纹种之术!

    侧身避过“藏苦”的噬主,徐小受猛地出手,右手散去所有“锋利之光”,狠狠印在了朝术胸膛之上!

    咻!

    黑剑因为惯性直接从朝术腹部穿过,钉在地上。

    砰!

    徐小受刻意控制下,正好将三枚压缩火种纹进他的胸膛,“反震”之力一推,将之轰上高空。

    袁投救人的脚步一滞,他心神惊骇,不敢相信徐小受真的敢在执法人员即将到来之际,出手杀人。

    赵西东更是距离甚远,直接扑了个寂寞,他连杀人者都没能看清,只看到两个血人。

    所有围观者仰头望天,朝术脸上的恐慌越来越高……

    徐小受垂下眼睑,深深吸了口气,内心极不平静。

    对于杀人这种事情,他一向十分抗拒。

    但今夜……

    点一烛礼炮,祭奠杀我之人!

    “轰隆!!”

    虚空一声碎裂般的轰鸣,连空气都在这一瞬直接湮灭。

    这一刻,即便是相隔甚远的外院弟子,都豁然抬头,望向了天边这一声和午后不相上下的爆破。

    周天参立在一处坑坑洼洼的庭院中,他等待徐小受已经多时了,盘算着只要他一回来,就立马告知“有人要杀你”的讯息。

    虚空轰鸣吸引了这大高个注意力,他摸刀抬头,自言自语:

    “又放礼炮了,第三发了好像……”

    “今天灵宫果然有喜事啊!”

    内院,战局之中。

    徐小受收拾心情,看着一身血腥皱了皱眉,忽然望向不远处的袁投。

    他不知道这家伙是谁,但他知道,这货是和“礼炮”一起来的。

    虽然一直离得远远的,也隐藏得很好,但“感知”的全方位立体投影,直接将他的一举一动具现在脑海中。

    正是因为他一直放风,徐小受才没能在一开始选择逃退。

    “元气满满”又将体内烬照灵元恢复了一小半……

    徐小受定定望着袁投,忽然抬眉蔑视,声音仿若沉入深渊:

    “想杀我?你可以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