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礼包

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道身法祖 > 第220章 云海夜空
    若尘风继续问道:“那登阳子祖师说的‘白天’,又是什么意思?”

    登阳子道:“祖师说夜晚仙境阴气重,会入侵我们的仙体,从不允许门人出行,否则就会对之严厉责罚;不过我们夜晚也需要打坐修养精神,本来也没有人出门。”

    若尘风心想阴气重云云,全都是无稽之谈,肯定有其他原因。

    若尘风又道:“毕竟九州大陆,以武为尊;各位师祖们从来都不切磋比武的吗?”

    登阳子答道:“逍遥子祖师不喜欢打打杀杀,严禁我们比武,在仙境里,每个人都得和睦相处,五年前,据说两位祖师因为灵龟冲撞在一起,争执起来,打了一场,后来那他们都不见了,据说是逍遥子祖师太过生气,直接将他们赶出了逍遥仙境。”

    若尘风看出每具灵体其实都是拥有一定实力的,但他们没有血肉之躯,不会受伤流血,要是真战斗起来,有点擦伤,那灵体的真实身份就暴露了;另外,如果逍遥子要吸纳这些灵体灵力,肯定怕他们互相损伤销毁。

    哪个农夫会允许自己圈养的牛羊互相争斗呢?

    “那逍遥子祖师呢?”

    若尘风假装露出了崇拜之色,“据我师父说,他从前是天下第一高手,从来不展露实力么?”

    “没有——”登阳子摇摇头道,“逍遥子祖师每天逍遥观念经修道,从不与人动武,并且他境界通天彻地,要是谁敢与他动武,那不是灰飞烟灭了?”

    若尘风略一沉吟,心想要探寻逍遥子的秘密,必须得找到他最亲近之人,心中一动,问道:“对了,逍遥子祖师自己,从前应该也收了不少徒弟,您见过吗?”

    这话一出,登阳子顿时愣住了,露出了疑惑之色,说道:“你这么说,还真有点奇怪,我进入逍遥仙境这么久,见过三代祖师,四代祖师,就是没有见过二代祖师!”

    若尘风心中雪亮,逍遥门二代传人,都是逍遥子的亲传弟子,肯定能识别出逍遥子这个冒牌货,所以逍遥子不让他们出现。

    若尘风继续问道:“登阳子师叔能不能再好好想想,整个仙境都没有一位二代祖师么?”

    登阳子微微蹙眉,露出了回忆之色,摇头道:“反正逍遥仙境内七十二座小岛上都没有,除了仙境内最北边的‘荒雷岛’,那是岛上满是云雷之力,十分危险,稍有不慎,粉碎碎骨,逍遥子祖师不允许任何人踏入,二代祖师又怎么可能在那座岛上?”

    说到这里,登阳子回过神,看着若尘风:“祖生,你问这个干什么?

    那个荒雷岛,你可千万不能去,不光上面危险,就是逍遥子祖师发现,也会种种惩罚你的。”

    若尘风抓抓脑袋,笑道:“我只是好奇随口问问,更何况我没有灵龟,又不懂御风飞行的仙术,怎么可能去到那里呢?”

    登阳子一听,也点点头,放下心来。

    ……深夜,茅屋窗户透射进来皎白月光,在地面堆砌得如霜似雪。

    静坐在蒲团上的若尘风睁眼醒来。

    这时候的若尘风,已经在登阳子的要求下,换上了一身黄色道袍,梳起了道士发髻,俨然化身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小道士。

    当白天若尘风对着铜镜见到自己这份尊容的时候,也有些好笑。

    此刻夜深人静的房间内,乌云子爷孙俩躺在大床上,各自摆开大字呼呼大睡,呼噜声此起彼伏。

    乌拉迷迷糊糊地说着梦话:“你这恶徒……看我如来神掌……”说着啪一下给了乌云子一个耳光。

    这老人居然没有醒来,只是把脸上乌拉肉嘟嘟的小手拿开,翻个身继续睡。

    若尘风不得不佩服这爷孙俩的心态,看来他们漂泊天涯八年,早就养成了乐天知命的习惯,身处如此险境,还能睡得如此香甜。

    若尘风消无声息地出了门。

    一轮雪月挂在蔚蓝无垠的夜空,万籁俱静。

    四野无声,皎白月光从周围松林倾泻而来,宛如亮白水银。

    他打算今晚夜探荒雷岛,但刚走了几步,神念忽然感应到远处竹林下站着一个人,他走过去,看见晴空子双手背在身后,仰头望着雪白明月,唉声叹气。

    “师伯,你在做什么?

    逍遥子祖师不是吩咐我们所有人夜晚不能外出吗?”

    若尘风问道。

    “我在自家小院里,应该没问题吧?”

    晴空子看他一眼,“你又出门干嘛?”

    若尘风道:“我睡前水喝多了,去林中小解。”

    “哦,那你去吧!”

    晴空子微微叹气。

    若尘风站着没动:“师伯你怎么了?”

    晴空子道:“可能是成为仙人后,我有些不适应吧,今天下午看见你师父跟乌拉在房间里啃肉烧饼,我让他给我啃一口,他们吃起来香喷喷的,但我味同嚼蜡,一点滋味也没有,勉强让自己吞下一口,却忍不住恶心吐了出来。

    喝水也是,明明感觉口渴,但喝水就会吐;还有今天晚上我想睡觉,怎么也睡不着,刚刚还吵醒打坐的师父,他说我们成为仙人后,会变得无欲无求,连睡觉也不需要了,这样的确可以解决许多烦恼,但我总觉得整个人空荡荡的,不光是身体冰冷,而是内心从内而外的冰冷,不知道怎么的,我还是感觉做人的感觉好,真实点。”

    若尘风内心轻叹,这便是灵体弊端,虽然能够永生不死,拥有御风飞行的能力,但却失去了作为人类的真实感觉,没有任何欲望,宛如行尸走肉,体会不到做人的任何乐趣。

    如此一来,哪怕活得再久,又有什么意义?

    若尘风一对比茅屋中呼呼大睡的乌云子爷孙俩,与现在长吁短叹的晴空子,区别更加明显。

    但现在事情已经发生,若尘风也没有能力再让晴空子变化为人,只能安慰道:“这只是师伯你应该刚刚成为仙人,过段时间就慢慢习惯了。”

    “唉,你师祖也是这样说的,他说他与其他祖师刚刚成为仙人的时候,也有跟我一样的经历,慢慢地就好了。”

    晴空子又是一叹,“好了,我回屋了,你也快去吧,应该憋坏了吧?”

    晴空子看待若尘风的眼神,居然流露出了一丝羡慕,他轻叹道:“我再也体会不到那种一泄而出的畅快了。”

    说罢他充满遗憾地摇摇头,转身向着茅屋走去。

    若尘风望着晴空子孤独的背影,心中又想起了“半生风雨,永世逍遥”那句口诀。

    其实哪怕人生再苦,那也是种真切实际的体会,现在这种灵体状态,哪怕生活一万年,也充满了寒冷与孤独。

    有何意义?

    若尘风无法救助其他人,但他目前能做的,只能是帮助他们三人安全地逃离这座囚牢。

    若尘风神念探查相邻两座房屋登阳子盘膝静坐在蒲团上,宛如雕塑般。

    这让若尘风再度确定他是处于沉睡状态,并在通过睡眠在缓慢地增长灵力,而这些灵力估计每个月十五的时候都会被登阳子吸收。

    仙境的三千逍遥门人,就像是不断生长的韭菜般,等待着逍遥子的收割。

    真是可悲。

    很快晴空子也坐在了蒲团上,起初坐立不住,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也逐渐进入了坐定状态。

    若尘风召唤出了白煞,黑夜中的避风金睛兽通体散发着白光与云雾,一双赤金色的眼睛凶煞逼人。

    若尘风骑上白煞腾起一片云雾,快速飞起,在若尘风指示下往北面而去。

    骑在在这只避风金睛兽背上,果然一点风都没有,安静舒适,若尘风透过白煞身下的云雾,可见茫茫云海被月光照耀得更加雪亮,逍遥仙境七十二座岛屿悬浮于云海中,静谧安详,清美月华之下,这片仙境同样显得美轮美奂,但若尘风此刻只觉得每一座岛屿,都像一个森冷墓地般。

    远处云海之中,一个尤为巨大岛屿显露出来,岛上祥云缭绕,即便在黑夜中,也散发着熠熠金色神光。

    若尘风辨认出,那就是逍遥子所居住的逍遥岛了。

    若尘风怕引起逍遥子警觉,开口道:“飞高点!绕过那座岛!”

    云麟向着左侧身,身下云雾立即升高,并且向着左侧绕行。

    若尘风继续向着北方而去,但神念则一直监控着的逍遥岛,他感觉到神念传来异动,有人出来了。

    若尘风微微一惊,赶紧命令云麟降落,躲进了茫茫云海中。

    白煞瞬间与周围云气融合为了一体,再也不分彼此,若尘风抬起头,远远看见明月朗照的天天空中,一身金色道袍的逍遥子飞临于空中,似乎在四处张望探查,长长胡须眉毛随风而舞。

    若尘风心神猛颤,他确定逍遥子是活人无疑,但人类只有神魔境界的强者,才可能做到不借助外物,御风飞行,难道眼前这名御风飞行的老道士,真的是逍遥子本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