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礼包

八戒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我在仙界直播卖货 > 121:(求首订!)姑娘,别乱攀亲戚
    “呼——”

    清风吹拂。

    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云,湛蓝的苍穹被逐渐点亮。

    霍江淮来到这西域时,已是一日之后。

    因为东域没有直接的传送阵通行,所以他只好一开始御剑,到达中域的边界之后,再在最近的若星城使用传送阵,来到西域。

    按理说,许多修士出行都会隐藏实力,毕竟修仙界太过凶残。

    不过霍江淮完全没什么可担心的,毕竟他自身都这么弱了。

    而且经常遇到的一种情况便是,别人看到自己的风华气质,都会用一种忌惮的眼神感慨打量他,有几个懒得遮掩情绪的,会冷哼一声:“人修就是这样云云。”

    “就是,有十分实力喜欢表现出三分,一点都不像我们妖修这么坦诚。”

    “……”

    每每霍江淮听到此处,总会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此时此刻,他来到了一间酒楼之中。

    其实这仅仅只是一间小酒馆,装饰简陋,外面用一块破破烂烂的旗,凌乱的写下一个“酒”字,在呼啸而过的风中,有一种摇摇欲坠的味道。

    不过此时霍江淮在西域的边缘地带,这里只是个小城,的确不算繁华。

    “客官要吃什么?本店上好的灵茶灵酒,除此之外,还有西域特产的雪魄萦香梨,服用之后能够调理经脉,而且味道极好。”

    “都来一份吧。”

    霍江淮随意道。

    当初在蝶雾谷售买玉面南瓜,可是打劫了好多灵石,此时都可以派上用场。

    他注视着人来人往的修士,内心也起了几分思索。

    有一点比较在意的是,在沿途中,霍江淮也得知了西域最近的情况。

    甚至还有许多修士无缘无故消失,按理说,木源山人对此事不可能一无所知。可是他对自己却丝毫不担心。

    那种感觉……仿佛就像是他知道自己的特殊一样。

    想到这里,他轻轻摇头。

    酒馆里有许多修士,大抵是因为霍江淮气度不凡的缘故,都转头过来打探。

    可是他们在发现霍江淮的修为之后,一些人面露不屑,而更多的,目光更加警惕了。

    隔壁桌有一位女修,双眸盈盈动人,她坐在酒馆的角落,打量周围,似乎有意将自己的身形隐藏起来。

    此时霍江淮的东西也上桌了。

    灵酒还好,开头味道比较绵甜,尾跟有些苦辣。

    只是光喝酒,实在太过单调。

    霍江淮干脆拿出出行前备好的一些食物,将蜜汁海棠,玉面南瓜放在一旁。

    这样搭配起来果然如他期盼的那般好吃,香气浓郁的玉面南瓜,甜脆可口的蜜汁海棠,唯一可惜的是这些都是偏甜的食物,口感上有些重复。

    香味也吸引了周围的一群修士,一些人本想要上前询问,可是碍于霍江淮那一身高华的气质,又观望了一会儿。

    就在这时。

    酒馆中又走来一群修士,他们大多身材健壮,满脸横肉,一脸凶狠。

    霍江淮倒是没在意,然而邻桌那位女修抖了抖。

    他一边吃,一边觉得这雪魄萦香梨味道不错,打算多买一些,回去带给师弟师妹。

    然而正当他打算呼叫小二时,隔壁桌那位女修突然来到他身边,语气娇柔:“师兄——”

    霍江淮听到这甜的发腻的声音,身体没忍住抖了抖。

    他木然的转身,面无表情,浑身上下已经透露出了一个中心思想:“你,谁?”

    女修对她讨好一笑,头上两只毛茸茸的耳朵露了出来。

    霍江淮:“……”

    ……

    耳边传来川流不息的水声。

    此时此刻,顾凝月正站在陡峭的断崖之上,凝望着下方翻涌的浪潮。

    空气变得稀薄,山间笼罩着薄雾。

    顾凝月的仙裙被风拂起,露出了她凝脂般的肌肤。

    她的身旁有圣咏宗的其他弟子,可是此时都感受到身边的气氛,未置一言。

    要知道顾凝月此人,平日里总是给人如沐春风之感,而且她带着笑意的时候,让人感觉沐浴在暖阳之下,明媚醉人——无论这种笑意是否是发自内心。

    然而如今,她脸上的凝肃神情却如此的明显。

    “给其他人传了云信么?”

    风轻拂而过。

    “……除了师兄扶明轩带领的那波人,其余人已经失去了联系。”

    顾凝月轻叹一口气:“希望我想的不是真的,走吧,接下来我们探查一下附近的情况。”

    “是。”

    周围的人应声之后,凝起灵力注入到剑中,在周围低空御剑而行探查。

    顾凝月望着前方嶙峋的山石。

    这些天来他们调查此事,一无所获。

    好不容易有一些进展,探查到此事与魔界的魔君有关,可是派出去那些人,昨日寄了一些云信,接着便没有消息了。

    与此同时,宗门内部传来消息,外出的弟子中,有几位命牌断裂。

    想到这里,顾凝月闭上了双目。

    周围的风很大,可是即使是如此,她也捕捉到空气中那淡淡的血腥味。

    心中突然掠过一丝奇异的感觉……

    她御剑而行,朝前方而去。

    周围嶙峋的怪石边,有打斗的痕迹。

    顾凝月蹲下身,在一旁细细探查。

    许多痕迹已经被浪潮冲有干净,只是一些泥沙,石头的缝隙中,还留着些许血迹。

    突然,她的脚步顿住了。

    玉指一伸,从几块石头里拿出来一样东西。

    那是一块布料,沾染了泥泞和血。制作这种衣袍的材质极为特殊,是一种金灵蝉的丝制作而成。这种灵蝉很难培育,食用一种地灵紫叶树,如今已经很少见。

    这种仙袍防御术程度极高,类似于全身裹了极厚的巨石。

    首先用这种仙袍的修士,东域来说,唯有圣咏宗、景仙门等几个大宗门能够提供,这个遇难的修士身后势力不错。

    其次,能将这种防御系数的仙袍击破,他们遇到的对手非同凡响。

    思及此处,顾凝月扩大了搜寻范围。

    她一路往上,然而等她看到某处时,瞳孔微缩,手中的剑,“咣当”一声落地。

    那是一具具修士的尸体,他们大多五官都被磨平,身体被肢解,一些修士的心脏处是一个巨大的血窟窿。

    周围杂草丛生,接着是斑驳的血迹,下面的土地已经被染成了红黑色。

    其中。

    她也看到了同门弟子。

    那些在几天前,还鲜活的修士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