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礼包

    苏半夏所指的和解,并不是跟一而再再而三的跟犯错误的苏三祥和解,她所要的和解,是自己跟自己和解。

    唯有把过去那些积压在心间郁气排出去,才不会被过去的情绪影响到。某些时候,回想一天所做的事情,她的情绪,经常因为过去的事情而波动。

    那些不值得记住的垃圾,何必留在心里,腐蚀自己。

    相对来说释然的笑了笑,决定去做的过程很艰难,当决定好了之后便会发现,自己曾经纠结的那些东西,其实一点都不重要。

    见到苏半夏的笑容,苏三祥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是他没能抓住的。

    “我吃饱了,你们慢吃。”放下筷子,起身。

    来到书房,笔墨伺候,挥斥方遒,写下放下两个大字。

    字迹依旧丑陋,可写字的人脸上却挂着特别灿烂的笑容,曾经淤积的废物被抛出去不少,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

    现在才是,真的可以忽视掉那些不重要的东西。

    放下,放下,唯有放下。

    微微一笑,将写了两个大字的纸收起来,放在一旁,甚至谋生了找个牌匾给裱起来的冲动。

    当要生气的时候,就看一眼,让自己的心神安宁下来。

    苏迎春姐弟三人后脚跟着进来书房,看到的便是笑容满面的苏半夏。

    方才被她给吓了一跳,他们以为,苏半夏起身是心情又不愉快。

    爹真的是药石无医,就喜欢在吃饭等时间点说些他们都不爱听的话语。

    不是被苏三祥给影响到就好。

    原本想着进来是安慰苏半夏的,现在这样也很好,不需要安慰,大家在一起就好。

    听到声音,见到苏迎春三人进来,抬起头,对着三人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跟自己和解之后,后面的三个月时间,哪怕每天忙碌的要死要活的,依旧是开心的。

    忙碌的时候,苏半夏偶尔需要给易苍梧回一次信件。

    年初见了一面之后,陆陆续续的会有信件联系,第一次是仙客来客栈的人守在县城大门口给她的,后面来的换成了别的人,专门给她送信,每次都会询问她什么时候会回信。

    被人询问,苏半夏肯定得给出答复,约定三天。

    后来,就跟约定了一样,每隔三天就会收到一封信。

    写着写着,慢慢的就习惯了,每隔三天给易苍梧写一封信,不写,还会觉得少了点什么东西。

    最开始的时候,好像没什么好写的,一张纸写完。写的过了,厚厚的一沓纸,将村里各种杂七杂八的事情跟易苍梧徐徐道来。

    也不怕他觉得烦,就是要说,说的他烦的话也挺不错的。

    而她收到的易苍梧的信件,也是越来越厚。

    这个,就跟交了一个谈的很好的朋友一样,书信往来,闲话家常。

    易苍梧会给苏半夏讲外面的风土人情,讲京城的繁华,讲各种她没有听过的故事。

    所以,苏半夏每一次都很期待收到易苍梧的来信,因为可以知道很多她感兴趣但却没有见闻过的事情。

    易苍梧从苏半夏的信件中看到了她对外面世界的好奇,还会把之前走四方时所见闻的事务跟她道来。

    很开心他能够知道那么多的东西,这样才能吸引苏半夏的关注,不断的来信。

    有一次,易苍梧在落笔的时候,看到之前画着特殊符合的竹筒,忍不住将疑问写入书信之中。

    收到信,苏半夏打开看到里面的内容的时候,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易苍梧的情景。

    那个时候,易苍梧跟集市完全是两个天地的人,能出现在集市那种地方,她都震惊的不得了。

    而且那个时候的易苍梧,都没正眼看过她一眼。

    也是,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她的身份背景,跟易苍梧完全没有可比性。

    如果不是小亮屋中被关了很长一段时间,她相信,这辈子都不会跟易苍梧有任何的交集。

    可就是两个不会有交集的人有了交集,现在还能写信交谈,放在之前,天方奇谭。

    写下一排数字,随后在下面写上文字,将那些个符号的意思写下来,也不知道易苍梧能不能明白她写的是什么意思。

    对方那么的聪明,肯定能理解的。

    相信易苍梧的能耐。

    写完了数字的意思,奸笑一声,还不忘在下面写了两个计算的方法,写下解释,看看易苍梧会不会做。

    装好,交给对方的时候,难得郑重其事的交代了一句,一定要完好无缺的送到易苍梧的手中。

    要是自己也在现场的话,肯定能看到易苍梧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好可惜,她不在,还挺期待看到易苍梧懵圈的样子的。

    负责给苏半夏送信的人听到此话,难得诧异的看了苏半夏一眼,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为什么会特意指出来。

    他只是一个送信的,话一定传达。

    等人离开,苏半夏才嘿嘿笑了两声。

    旁边的苏迎春摇摇头,她已经彻底放弃去跟苏半夏说些有的没的。

    半夏说的,自己的婚姻大事由自己做主,连她都拥有的权利,怎能把自己的要求强加在苏半夏的身上。

    因而苏迎春才会让自己放宽心,不管那么多,要相信半夏。

    虽然她觉得易苍梧跟他们的差距很大,但对方给人的感觉,并不是一个坏人。

    “做了什么事情,这么高兴?”虽然不管,却能好奇的询问一声,愿意说就听着,不愿意说就当没有提过。

    苏半夏肯定愿意说啊,又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我给易苍梧出了几个算数题目。”这是通信三个月来,第一个给易苍梧出题。

    特别的骄傲、自豪,也让人满足。

    易苍梧诶,她给易苍梧出算数题目。

    嘿嘿嘿……

    忍不住,再次奸笑两声。

    苏迎春无奈的笑了笑,她已经搞不懂半夏的想法,现在的这点事情,有什么好乐呵的呢。

    “这有什么好乐的呢?”

    苏半夏看了苏迎春一眼,“姐,你不懂的。”

    是啊,她不懂的,苏迎春放弃寻根探底。

    “姐……”苏半夏脸上的笑容变了一个弧度,碰了一下苏迎春的胳膊。

    她看到熟人了。

    苏迎春顺着苏半夏的视线看过去,那是最近几个月天天都能见到的身影,范乔。

    只要他们有摆摊,每天都会出现在摊位的前面,买一块或者买一堆的糕点。苏迎春跟苏实秋和苏忍冬提起过这件事情。

    两兄弟当时跟苏迎春说的就是,人家喜欢吃他们家的糕点,总不能拒绝对方吧。

    苏迎春觉得实秋说的也是,来者是客,她们当摊主的,自然要欢欢喜喜的欢迎每一个前来购买糕点的客人。

    只是这个客人来的次数过于频繁,且跟实秋、忍冬属实,苏迎春才忍不住多关注一下,万一对方只是过来照拂一下他们的生意呢。

    自认为糕点做的很好吃,并不需要其他人特意过来捧场。

    即便到了夏天,他们家的糕点,依然很收大家的欢迎。

    特别是马蹄糕、绿豆糕,天气热的时候来一块,爽口。

    关注的越多,越能发现,范乔虽然是县城的大户人家的公子,身上可没有养出刁钻的性格。

    他随和、温煦,跟他交谈,让人觉得特别的舒服。

    偶尔,对方还没走的时候,苏迎春会跟范乔说两句话。

    苏迎春看苏半夏和易苍梧是什么心态,苏半夏看她和范乔就是什么心态。

    各自看对方,都觉得他们跟另外一人有点儿小故事。

    在对方的事情一点也不含糊的人,在自己的事情上却特别的懵懂,硬是看不出来更多的东西。

    也不知道两个人的某一根经是不是搭错了,看别人一点就透,看自己怎么都看不通。

    范乔看着苏迎春,微微一笑,用最好的状态来跟她交谈,用全部的精力来吸引她的注意力。

    苏半夏在旁边小声的笑着。

    知道苏半夏不会成为阻碍的时候,范乔当时便乐开了花,让一个对自己充满戒备的人转变观念,证明自己真的很努力。

    他已经从苏实秋和苏忍冬那里探听到了,他们家,能做主的人是苏半夏,可不是其他人。

    他想娶苏迎春,得到本人的同意还不是结束,还得得到苏半夏的同意,

    看苏半夏的态度,已经是同意了的,他现在只需要努力赢取苏迎春的好感,得到她的同意,便能走入下一步,

    犹记得几个月前对苏迎春一见中意,他用一段时间明了自己并不是一时冲动,便在筹谋,怎样跟家里人说才能说服他们。

    皇天不负有心人,他的努力得到成效,家里人已经知道,他已经有了心上人,只不过对方的背景比不得他们家。

    当然他们家还没有那么的开明,立马就能接受,用心培养的儿子被一个小门小户家的小女人给勾引走。

    范乔可是他们范家未来的继承人。

    范乔的爹娘还有钱夫人等人,第一反应全是不乐意。

    他们范家,绝对能娶到一个合心意的大家闺秀当他们范家的当家主母。

    范乔现在所有的感觉说不定都是错觉,等热情过去,他们再给范乔说一门门当户对的亲事,所谓的中意之人,只会成为过眼云烟。

    范乔家人把他的意志想的太不坚定,也把苏迎春的魅力想的太低,一个月过去,两个月过去,范乔那颗春心泛滥的心,从未停歇。

    用几个的时间,一点点的说服亲人,让他们知道,他的心意从没变过,而且,爹娘他们应该相信他的眼光才是。

    苏迎春,绝对配得上他。

    在苏实秋和苏忍冬两兄弟的眼里,他才是配不上自家姐姐的那个人。

    从两兄弟这边得到有关苏半夏的资料越多,越发觉得苏迎春非常优秀,与他,天造地设的一对。

    因为珍视,所以用时间说服家人,用行动告诉他们,因为那个女子,他在变得更加优秀。

    一个能够鼓励他前进的人,他们真的要错过吗?

    范家人有妥协过,他们可以接受一个小门小户的女子进家门,但对方不能当范乔的正妻。

    家人松口的时候,范乔一开始是欣喜的,但想到苏实秋和苏忍冬传递出来的信息,他们家的姐姐,可没有给别人当妾的。

    就算姐姐本人乐意,先不说他们几个,就是半夏,情愿苏迎春一辈子不嫁人,也不接受她给人做妾的。

    在这一点上,姐弟四人的意见是一致的,家里的女孩子绝对不能给人当妾,家里的男孩子也绝对不能纳妾。

    谁敢做出来,逐出家门。

    范乔的喜悦之情,被一盆冷水从头到脚浇下去,彻底清醒,越发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他若是真心的喜欢一个人的话,怎么能够容忍对方成为一个不受人尊重的妾室呢。

    坚定拒绝了家里人的建议,他想娶的是妻子,不是妾室。

    范乔的爹娘当时,差点想把人给抓来,到底是哪个狐媚子,勾引的他们家儿子想把正妻之位给她。

    虽然气不过,但还保有理智,只是派人去查探一翻,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当知道儿子看中的是一个在县城集市摆摊的女子,范乔娘是真的气的差点儿厥过去,好好地女孩子家不要,偏偏看中一个摆摊的。

    卖糕点的能有什么出息,能给儿子什么帮忙。

    当天,范夫人钱氏那叫一个苦口婆心啊,完完全全的把范乔当成一个被狐狸精迷惑了的浪子,劝他回头,劝他回心转意。

    钱氏试图说服范乔,范乔也试图给钱氏洗脑,母子两人,谁都不让着谁,更能说一点的,不是钱氏,是范乔。

    本来热别生气、特别郁闷的钱氏,硬是被范乔说的怒火消散不说,反而在替儿子不平,她儿子这么优秀,对方凭什么不愿意接受他们家儿子。

    莫名其妙偏移了战队,来到范乔这边,战同一位置。

    等钱氏回过神来,不由得苦笑一声,都说儿大不由娘,她以前没什么感觉,现在是深刻的感受到了。

    以前儿子顺着自己,只不过是没找到心仪之人罢了。

    看看现在,媳妇都没进门,他都为了那个女人拼命的说服她。

    心痛又无奈叹了一口气。

    她已经心累的不想再多说什么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儿子的婚事,她不操心了,交给老范,她不做恶人。

    儿子刚才话语里,不停的传递这样一个信息,她也是苦。

    成功的策反了钱氏,至于他爹老范,这个就更容易了,只要钱氏没有意见的事情,老范从不敢有任何的意见。

    妻管严老范可不是说着玩的,是用一次又一次的实际行动赢来的名声。

    用时间潜移默化的说服老范和钱氏,范乔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就是看中了苏迎春,就是喜欢这个会低头浅笑的女子。

    一见倾心,再见钟情,一往而深。

    “今天卖的怎么样?”范乔走过来,克制着自己的目光,不能唐突了佳人。

    之前都是说的这些话,苏迎春大大方方的回应,“比昨天好一点。”

    她现在每天做的糕点比之前增加了两百份,每天卖五百份,卖完需要两个时辰。

    最近一段时间,为了摆摊,风雨无阻。

    苏半夏往旁边走了两步,招呼其他的客人,姐姐和范乔那边,还会说上几句话,她呢,给他们创造一个小机会。

    这一幕经常上演,见得多了,都习惯了。

    苏迎春和范乔每天交谈的话语永远是那么几句,很快话语结束,两个人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

    有那么一点点的奇怪,但苏迎春就是说不上来到底哪里奇怪。

    小心脏砰砰的跳动着,有点儿加快的趋势。

    瞟了一眼范乔,苏迎春飞快的收回视线,跟他说了一句有事要忙,立马避开范乔的视线,前去苏半夏那边帮忙。

    拿到糕点,范乔站在一旁看了一会儿,才掐着时间点前往县城。

    范夫人钱氏为了亲自看一眼范乔中意的女子是什么样子的人,先看到范乔那没出息的模样。

    怎么就拿傻乎乎的站在旁边,不知道上吗?

    太窝囊了。

    钱氏为自己的儿子感到一阵头疼。

    说服她的时候一套一套的,怎么在这种时刻就只知道傻乎乎的站在旁边,多叨叨几句不行吗?

    没出息,等回去了,一定要好好的说一说他。

    钱氏说儿子没出息,自己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范乔在,她就藏在别的地方一直等着,等儿子走开,才出来,丫鬟帮着将衣服弄的更为熨帖。

    钱氏慢条斯理的走到苏半夏他们的摊位上,等着前面的人买完。

    她过来,希望得到两位摊主的合力招待。

    在钱氏走过来的时候,苏半夏眼眸微微的眯了起来,长相有点儿眼熟,和范乔很像,十有八九,范乔他娘。

    有些奇怪,这位范家夫人,出现在县城集市上,说没事她都觉得假,来看姐姐得到吧。

    范夫人过来,是不是来羞辱她们的呢?让她们离范乔远一点,不要跟范乔有过多的接触,就算范乔想,她也不准许。

    他们两个泥腿子里滚的女子,没有资格进他们家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