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礼包

八戒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末世第七城 > 304 七点的阳光正好
    叶磊直接掀开了老金面前的厚纸板上,厚纸板上有一块很明显的黑印子。

    曾锐和叶磊同时抬头望向老金,眼神中带着一丝疑惑。难道真的就有这么巧吗?

    老金一边掏出手机拨通了城北武局长的电话,一边冲着众人说道:“行了,谜底也揭晓了。你们也看明白我没出千了,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吧!我这事还不少,得交接一下了。”

    老金也没管还围坐在桌前的三人,站起身独自走到一旁,拿着手机与武局长聊起了天。

    即便没整明白老金是如何让自己抽中签的,但既然已经同意了抽签就得尊重结果,这点赌品曾锐和叶磊还是要有的。

    众人散会离开,老金也结束了与武局长的谈话,话说的很明白了。自己明天一早把该交接的工作交接完,就去城北分局自首。

    主动把这件事儿给扛下来,不给治保添麻烦。

    武局长那笑面佛也是乐呵呵的感谢老金配合工作,并表示早一点晚一点都行,让老金把工作都处理清楚再过来,也不着急。

    老金走到洗漱间洗了洗手,坐回了客厅中间的真皮沙发上,点了根烟,脸上露出了些许自得的笑容:就你们两个小崽子,还想跟我老金斗?

    随着受辱的徐百万联系了治保,一夜过后这一场原本发生在郊区不为人知的百人斗殴变得众人皆知。

    有好事者还给自己的哥们吹嘘了自己亲眼所见的大场面,什么微C、雷M顿、RPG啥的都整出来了。

    光是当时在现场就死了好几百人,那残肢断臂比比皆是。

    全城北的救护车都出动了,浩浩荡荡上百台拉了半晚上都没拉完,第二天一早在医院里又重伤不治身亡了好几百。

    总之这以讹传讹,看热闹的也不嫌事大,怎么邪乎怎么来呗!

    开局一张嘴,故事全靠编。

    这末世来临后,关于谣言的处罚力度也不像原来那么严格了,这些路上跑的小混子一个个整的跟古代茶馆里说书人似的,游荡在大街小巷吹着牛b泡沫子翻飞!

    这一天小虎起了个大早,经过昨晚的大战之后,他并没有跟着大部队一块回去,而是选择了独自驾车前往了热带雨林。

    小虎轻轻推了推身旁酣睡的姑娘,姑娘迷迷糊糊还有些睁不开眼,但也职业素质很高的立马起床穿衣。不到两分钟,就穿戴整齐,踩着小高跟走出了房间。

    小虎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时间,现在是早上七点过五,距离治保分局开门还有一个半小时,足够自己洗漱一番吃个早餐干干净净的去投案自首了。

    至于找值班干事投案,小虎压根就没有想过。

    自己好歹也是叶记稳坐前五把交椅的人物了,勉强也算是“少年得志”,大小是个角儿!就是投案,也得找个给自己段位匹配的才是。

    关于徐百万联系治保一事,他还在选台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于是还特意挑了个最贵的,这一下进去也不知道要关几年,总得先爽一把,留点念想才是。

    站在洗漱台用着一次性牙刷在嘴里一顿漱,小虎感觉自己小腿肚子有点儿哆嗦,整个人都有些飘忽。

    这倒不是害怕,完全是因为昨晚奔着本年度收官之战去的,使的劲大了些,哪怕是小虎这种马力杠杠足的年轻小伙都显得有些疲软。

    刷完牙,小虎点上一根烟后,下楼结账。

    坐在桑塔纳八百上,望着天空中难得的太阳,小虎感慨了一句天气真好。

    城北监里不比二看,放风的时间极为有限。一天总共就一个小时不到,待在头顶上有个小木箱大小口子的房间里。

    再想要见太阳,就太难了。

    坐在车上的小虎拽了拽衣领,觉得稍稍有些热。

    以往的早上七点温度都在三至五度左右,可今天同样是穿着羽绒服的他,额头上冒出了一层层细汗。

    这是冬天过去了,还是自己心里害怕?小虎想不明白,就索性甩了甩脑袋不想了。

    艹踏马的!男子汉大丈夫横行天下,这才刚有点意思了。

    又点了一根烟,静下心神。

    在十字路口等红绿灯时,小虎解开了安全带干脆脱下羽绒服扔在了副驾驶上,继续朝着城北治保分局驶去,浑身清爽。

    七点五十五分,小虎到达了分局门口,站在门口愣了两分钟以后,小虎拐进了分局旁边的小巷。

    在他的记忆当中,这里有家馄饨店味道挺不错,再来杯豆汁,配个油条。

    在未来挺长的一段时间里,自己大鱼大肉是吃不到了,抓紧饱饱口福才是正经了。

    寻了一处空桌坐下来的小虎扯着嗓子冲着正在忙活着下馄饨的老板喊道:“老板!一碗大碗馄饨,一杯豆汁,再来两根油条!”

    “好嘞!”老板那头应了一句,继续忙着自己手里的活计。

    小虎安安静静的坐在位置上玩起了自己的手机,翻看着手机通讯录里那一个个“故事不少的女同学”,小虎稍稍有些失落。

    进去就进去吧,自己倒无所谓,就是苦了跟自己二十年的“小兄弟”了,也不知道里头导管子的环境咋样。

    关于自首这事儿,小虎其实没考虑太多。这会儿也没啥事,他又开始琢磨起来了。

    事情本来就是从自己而起的,自己是个做弟儿的没错,但总不能事事都要大哥替自己扛!

    一人做事一人当,在路上跑的时间比曾锐都长的小虎自然清楚这事要是没人站出来,肯定不算完。

    叶哥起的杆子,鹏哥挂的帅,磊哥摇的旗。

    说白了这都是替自己和坎巴钩子报仇,要是没自己钻人家套里,压根就没这些破事。他相信以叶哥等人的脑筋,要玩过那群地赖子是很轻松的事儿。

    可为了帮自己仨人出气,大哥们偏偏选择了最简单粗暴可处理起来又最麻烦的办法。

    现在气出了,再让大哥去替自己顶罪,哪有这样的道理?

    彻底想通了的小虎,脸上挂起了灿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