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礼包

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霍总,你媳妇又闹离婚了 > 第962章 她喜欢云敬吗?
    许是真的发生了什么,沙琪玛告诉云安安今天的销售额时,她连一点欢欣的表情都没露出来。

    换作以往,她的眼睛都会变成金币状来着。

    云安安的确是开心的,只是没多余的力气表现出来而已,就显得比较低落。

    在实验室里坐了一会儿,她才想起来药材酒的事情来。

    “沙琪玛,这是给你的。”

    云安安把其中一坛递过去,“一周三次,睡前喝一小杯,对你的病情有益。”

    闻了闻味道,沙琪玛目露惊艳,“百草熬制的吧?

    里面有好几味伤药,都是治疗内伤的好东西。”

    人年纪大了身上免不了会出现各种毛病,沙琪玛膝盖疼、夜里暴汗不是一天两天了,自己也配过药服用。

    不过总是时而管用,时而一点用都没有。

    倒不是没想过麻烦云安安,只是一忙起来,每次都会忘记,一来二去的就耽搁到了现在。

    云安安眼眸微弯,“希望管用。

    对了,这一坛还要麻烦你找人,帮我送去医院给一个人。”

    …第一医院。

    沙琪玛送来的药材酒,在接受过严格检查后,才被送到林父手上。

    里外虽然检查过没有多余的东西,但秘书还是不放心地道:“首长,这药材酒还是先让我拿去鉴定一下吧,事关您的身体,不能不重视啊。”

    林惢知道这是云安安让人送来的,听见这话心里有些不舒服。

    “李叔,安安没必要害我爸爸。”

    “叔叔不是在怀疑你那位朋友,只是出于保险起见。”

    李秘书解释道,“你想想这瓶药材酒送到医院前,有多少人可以接触到?

    这要真出了事,你那位朋友免不了要担责。”

    尽管话听起来让人心里有些疙瘩,但李秘书也确实想得周到。

    林父点点头,把药材酒递给了他,“那就拿去鉴定吧,让他们小心点,这怎么说也是人家的一番心意。”

    “大约是那天看见你揉背,安安就看出你身上的老毛病了,才特地送来药酒。”

    林母嗔怪道,“你们私底下这么做不要紧,别让安安知道了,不然多伤她心?”

    林惢叹了口气,她有种预感,云安安没有亲自过来,很可能是为了避嫌。

    哪怕只有偶尔才看电视的人,都一定过见过她爸的面孔,云安安也一定是看出来了。

    跟他们这样的家庭来往,不论做什么都束手束脚的,轻易就会被疑心上,哪怕出发点是为了彼此好,但也的确伤感情。

    虽然云安安不知道这一切,但林惢就是觉得亏心。

    等药材酒的鉴定结果出来后,亏心的就不止林惢一个人了。

    “鉴定所那边说,这酒里含有的物质对人体大有裨益,常饮还能强身健体,比那些补药都强出了不知多少。”

    李秘书一脸激动地回来报告。

    拿酒去鉴定之前,李秘书还想着要怎么劝林父别喝。

    药酒药酒,那毕竟也是酒,林父的身体状况最忌讳的就是酒了。

    可没想到鉴定结果如此惊人,从来只听说喝酒败坏身体,才没听过还能强身健体的!要不是这话是鉴定所所长亲口说的,李秘书都不会相信。

    林父笑着点了点头,打开坛盖一看,顿时就笑不出来了。

    “拿去前里面的酒还是满的,回来的时候怎么少了那么多?”

    李秘书一脸尴尬道,“这,说是为了鉴定透彻,所以多耗费了些。”

    其实是被那些鉴定员们给昧去了一些,一人一小杯,可不就没了小半?

    这还是因为林父身份的关系,换作别人,李秘书能不能把这坛酒带出鉴定所,那都是个问题。

    看见林父惋惜的样子,林母笑着说,“如果这药酒对你的身体真有好处,我们可得好好感谢安安才行。”

    “就是就是。”

    林惢在一边附和。

    …8号别墅。

    云安安预想的刚才场面没有发生,霍司擎还在公司加班,晚餐的时候都没有回来。

    和景宝一起去玻璃花房,给花草浇过水后,云安安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打开录音笔,木鱼声立时响起。

    沉浸其中时听到的流水声,几乎能够淹过现实中的一切,让云安安除此以外,再听不见其他。

    她不明白,为什么心中觉得幸福快乐的人,会听不到这美妙的乐声。

    反倒是心中有疾的人,听到的却是如此天籁。

    像是恩赐,也是施舍。

    放下录音笔,云安安拿起一旁的手机,犹豫了许久,才拨出那通电话。

    音乐响了半分钟,那边才接起来。

    手机那端传来了一道嗲嗲的女声。

    “喂?

    他正在忙,现在接不了电话,你能……”话未说完,云安安指尖下意识地点了挂断,细眉越蹙越紧,心里说不出的疲倦。

    过了约莫三分钟左右,手机屏幕忽然亮了起来。

    看见是谁打来的,云安安眸光毫无波动,任凭音乐响了又响,却丝毫没有要接的意图。

    事实上她是想接的。

    只是分手两个字在唇边滚了两圈,总是会不由自主地被她咽回去。

    她喜欢云敬吗?

    毫无疑问,是喜欢的。

    可如果他真的在和她交往期间,还和别的女人暧昧不清,背着她乱搞……云安安是绝对无法忍受的。

    …霍氏集团,顶层总裁办。

    拨打出去的电话一直未被接起,直到第三通自动挂断,霍司擎眉心微微拢了起来。

    他略微掀眸,目光犀利地看向乔妤,“她在电话里说了什么?”

    “云小姐拜托我转告您,忙归忙,别忘了吃晚餐。”

    乔妤规矩地站在办公桌前,回答道,“还说让您注意休息,别太累了。”

    “没有其他?”

    “没有了。”

    “出去,让乔牧进来。”

    “是,霍总。”

    乔妤悄悄地往办公桌后瞥了一眼,恰好看见霍司擎拿钢笔的修长手掌,以及一截手腕,好看得堪比工艺品。

    她立刻收回了视线,抬头挺胸抱着文件夹离开了办公室。

    片刻后,乔牧走进来,“霍总,您找我?”

    “以后少让她进我的办公室,听懂了吗?”

    霍司擎嗓音沉沉,携着抹说不出的冷意。

    乔牧心中一凛,“是,我知道了。”